主页 > Z生活播 >未竟的茉莉之歌:诉不完唱不尽的《杜兰朵》 >

  • 未竟的茉莉之歌:诉不完唱不尽的《杜兰朵》


    2020-07-16


    未竟的茉莉之歌:诉不完唱不尽的《杜兰朵》

    编按:在音乐家翻腾起伏的人生故事与音乐里看见你我也会经历的无常与恆常、悲伤与欢喜。本篇分享了《杜兰朵》、《女妖》的作曲家普契尼的生命故事。

    歌剧《女妖》在米兰的渥梅剧院获得出乎意料的成功,普契尼在首演当晚被观众的掌声呼唤到台前谢幕高达18次,预计演出的场次也因门票售罄往上加开。对初出茅庐的作曲家而言,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这是巨大的荣耀、灿烂的开端!不过,世事总是祸福相倚、哀欢相生。沉浸在《女妖》带来的狂喜不到两个月的普契尼,竟骇然坠入母亲弃世的悲伤中。普契尼5岁多失怙,父亲的面容遥远模糊,唯有母亲是不曾离开的守护,一路支持儿子的情感与事业。他们是彼此的全部,因而普契尼根本无法接受这突如其来的残忍事实,沉溺悽怆难以平复。

    就是在这年,对生命消逝的困惑,以及对感情失落的惘然,让他踏入和批发商之妻埃尔维拉的畸恋里。婚外情的缠绕纠葛一陷便是数十寒暑,后来还因为埃尔维拉怀疑女僕朵莉亚与作曲家有染,女僕竟饮毒自杀。这桩惨事影响了普契尼的工作进度,更腐蚀了他的健康。虽然1909年女僕自杀事件后,普契尼仍接连产出歌剧《西部女郎》、《燕子》,和《三联剧》,但挥之不去的阴霾时时萦绕作曲家心头,如令人震颤的暗夜噩梦。

    1920年,正为寻觅新歌剧素材的普契尼,在曾驻中国的外交官好友卡西莫男爵那儿听闻一只音乐盒的旋律,这段旋律就是华人世界人人能哼唱的〈茉莉花〉。与此同年,他的剧作家友人席莫尼和阿达米又提议合作歌剧《杜兰朵公主》,于是花火碰撞,有着东方情调的〈茉莉花〉,便自然而然被织入《杜兰朵》的音乐里,成为浓烈豔丽的公主主题。

    这齣歌剧讲述的是花容月貌的杜兰朵公主,为了祖先楼玲公主被外族虏杀的旧恨,利用三道奇险谜题报复异族的故事。若参与猜谜的王子连过三关,就可以娶公主回朝,但是只要答错一题,项上人头立即不保。正当猜谜竞赛如火如荼进行的时刻,战败流亡的鞑靼国王帖木儿在女僕柳儿的解救下逃到北京城,与失散的儿子卡拉夫相认。未料,原本欣慰的父子重逢,因卡拉夫王子坚持要挑战杜兰朵的谜题风云变色。骄纵的公主不守信诺,在卡拉夫一连讲中三个答案后反悔不嫁,所以卡拉夫王子反制,要求公主隔日天亮前找出自己的名字(是的,直至三道题目猜完,公主都不知道这位厉害王子的姓名究竟为何?),找得出就可随她,找不出就得守信。正因如此,知晓王子尊名的柳儿成了牺牲品,在公主刑求下为能守住王子姓名取刀自尽,以生命表明对主人的忠心。

    古往今来,许多音乐学者认为,普契尼是藉柳儿悼念朵莉亚,将朵莉亚的好,透过几阙凄美旋律留在世间。特别是普契尼搁笔柳儿自杀的情节后,本身也因喉癌手术的併发症撒手人寰,既留下36页未能竟全的茉莉之歌,亦留给世人无限的余思遐想。

    【书籍资讯】
    摘自《那些有意思的乐事》

    未竟的茉莉之歌:诉不完唱不尽的《杜兰朵》

    数位编辑整理:陈怡琳、廖佩汝
    Photo:pixabay,CC0 Licensed



    上一篇:
    下一篇: